南京交警官微遭网友追问 专家称应召开发布会

犯罪嫌疑人王季进的司法鉴定结果一经公布,便受到网友强烈关注。截至9月7日下午5时,微博评论已达1.6万余条,转发1万余次。

昨天下午,记者联系了“6.20”宝马车肇事案中遇难的马自达车主薛某的父亲薛先生。他告诉记者,他于前一天晚上8点多接到了南京公安提供的通报,对于这个鉴定结果,他不敢相信,也不能接受。“整个鉴定过程我并不知道,也没有人告诉我会有这么一个过程,因此,我对这个鉴定报告不接受,并要求重新做鉴定。”薛先生说,车祸造成儿子死亡,这种伤痛是任何方式都无法弥补的,而肇事者应该受到应有的惩罚,不能仅凭这一纸鉴定就减轻或者逃避这种惩罚。随后,记者联系了“6.20”宝马车肇事案中另一位遇难女子刘某的丈夫马先生,他表示自己也是于9月6日晚上接到了相关的通报,并称自己并不认同此次公安部门提供的鉴定结果,同时也要求重新进行鉴定。

昨天晚间19:01,此事又有了最新进展,南京交警通过官微发布了名为“‘6.20’宝马肇事案司法鉴定结果”的长微博,但从大量负面评论来看,此举动掀起了新的舆论高潮,再一次引发“信任危机”。江南时报记者昨天进行了多方采访,医学专家对“急性短暂性精神障碍”疾病作出了解读,法律专家也从量刑角度表达了观点,社会学家针对热点事件如何避免“信任危机”作出了评价。

三个疑问

“急性短暂性精神障碍”与妄想区别在哪?

在许多网友眼中,“急性短暂性精神障碍”几乎等同于“精神病”,并认为这意味着犯罪嫌疑人王季进将免于刑罚。对此,鼓楼医院心理科杨海龙表示,这其实是大众对“精神医学”的一个误区,首先急性短暂性精神障碍不等同于大家理解的严重精神病,更不等同于可以任意杀人伤人而不负任何法律责任。对于“急性短暂性精神障碍”,杨海龙介绍,确实存在这一疾病,患此病的主要特征是精神紊乱,包括突然性的妄想、言语紊乱,例如频繁思维脱轨或联想松弛,或者有明显异常的精神运动行为,包括紧张症。一般来说,此障碍的发作持续至少一天,小于一个月,发作后症状会恢复,患者能达到发病前的功能水平。

另据了解,把短暂性精神障碍的症状与文化上认可的反应模式相区分,是非常重要的。例如,在一些宗教仪式上,个体可能报告听到了声音,但这个声音通常不持续,那么在个体所在社区中的大部分成员不认为这样是异常的。此外,当评估一个信念是否是妄想时,必须考虑文化和宗教背景。

两个月后如何诊断“急性短暂性精神障碍”?

事发两个月后才出具的这份“司法鉴定”结果,因为只有结果没有过程,引起舆论哗然。很多人更不解于精神科医生是如何在两个月后推断出犯罪嫌疑人患有“急性短暂性精神障碍”的。

对此,杨海龙首先表示,对犯罪嫌疑人司法鉴定的启动应该在两个月前。其次,专家表示,在这两个月内,精神科专家会通过与犯罪嫌疑人的反复交谈、仔细观察,来了解他在事发前后的精神状态,并且参考其亲友提供的相关信息。而问诊中主要遵循四项标准,包括症状标准、病程标准、严重程度标准和排除标准。

犯罪嫌疑人有无可能被车祸“吓”出疾病?

在纷至沓来的质疑声中,不少人还将焦点放在了“是车祸引发精神病,还是精神病引发车祸”这一问题上。有网友指出,造成如此严重的车祸,难保犯罪嫌疑人不是之后被“吓”出了精神疾病。对此,杨海龙表示,根据他从媒体上得知的王季进在造成车祸前后的一系列表现来看,王季进应该是在车祸发生前就患有“急性短暂性精神障碍”。专家解释,这个时间段可能是车祸发生前几天,或者前几个小时。

各方观点

律师释疑:

两类人员属限制刑事责任能力人

在南京交警前晚发布的《关于6.20案件后续情况的通报》中,还有一个关键词备受关注——“限制刑事责任能力人”。

如何解释这一法律名词?江苏衡鼎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封顶律师表示,限制刑事责任能力人是指刑法中规定具有承担刑事责任的能力,但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的主体。封顶解释,这包括两类人,一是已满14周岁不满16周岁的未成年人,二是尚未完全丧失辨认或者控制能力的精神病人。按照现在南京警方发布的关于“6.20”案件的通报来看,此案犯罪嫌疑人从轻或减轻处罚的可能性很大。

而对于南京警方发布的司法鉴定结果公众也提出了质疑,并认为鉴定过程并没有透明化。对此封顶坦言,我国对于精神疾病的鉴定确实还处于成长阶段,虽然已有了《中国精神障碍分类与标准》,但由于目前国内精神科专家只有1000多人,存在数量少、业务能力参差不齐、鉴定程序粗糙等现实原因,造成我国精神疾病的司法鉴定结果一直以来饱受争议的现状。

封顶同时强调,这份司法鉴定对于法庭来说也只是一份证据,法官有权要求鉴定人员到庭接受询问,如果鉴定人员不出庭或无法证明鉴定报告的合理性,法官可以不采信这份鉴定结果。“审判权在法院,并不在司法鉴定方。”封顶强调,根据这份司法鉴定报告,并不意味着犯罪嫌疑人能免于刑责。

社会学家解读:

政府部门如何避免信任危机

对于公众自前日以来发出的种种质疑声,南京交管起初并未主动回应,直到昨天晚间事件才有了最新进展。昨晚19:01,“南京交警”官微发布一篇名为“‘6.20’宝马肇事案司法鉴定结果”的长微博,内容为法制日报记者独家采访南京脑科医院司法鉴定所鉴定人员,详解司法鉴定过程。

长微博中披露了南京脑科医院司法鉴定所鉴定的情况,表示嫌疑人案发前出现精神异常敏感多疑,并表示面对这起案件如此高的关注度,在慎重检查、鉴定每一个细节后,才作出了客观、公正、科学的鉴定意见。此微博发布仅一小时,就引来近600条评论,600多条转发。记者浏览微博下的网友评论,发现绝大多数仍是质疑声以及吐槽声,甚至掀起了新一波舆论哗然。社会学专家认为,这仍然暴露出政府危机公关的不足。

“虽然南京交警几次都是在晚上发布微博公布事件消息,但都做到了在当天发布,所以基本符合在第一时间发布信息。”南京航空航天大学人文学院社会教授邱建新说,前日晚间南京交警发布的关于司法鉴定结果的微博就表现出处理危机公关的不足,“只公布结果,不公布过程,导致舆论哗然,从而爆发信任危机。”

邱建新认为,政府与其通过官微发布单一、静态的结果,不如对外开新闻发布会,不仅请来脑科医院司法鉴定所的专家,更请来省内甚至国内其他司法鉴定所的专家到场,并借助媒体让公众知道委托了哪家机构或医院做了司法鉴定,如何判断出犯罪嫌疑人患有“急性短暂性精神障碍”等热点问题。邱建新说,自媒体时代,只有通过开诚布公的方法,才能满足公众的知情权,体现公众的监督权,并通过普及“急性短暂性精神障碍”这一疾病的知识,来消除公众对此事的疑虑,从而增强政府机构的公信力。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那些“没有家”的留守儿童们

漂泊时代,加剧了乡村人口结构的失衡,也带来亲情的断裂和乡土认同的迷失,导致乡村文化生态的凋敝和“荒漠化”。尤其是这些曾是留守而辍学的孩子,一旦迷失了方向,就成了社会问题,还可能成为害群之马。


曼谷机场国歌维权是谁的囧途

把个人的维权与国家的尊严捆绑在一起,与把个人的意愿跟同行的国人绑架在一起,都是超出个人依法维权的一种对法治的侵害,是对国家形象的一种无端伤害。曼谷机场闹剧,不应该只是冲突双方遭遇的囧途,更应视作中国的法治与文明必须面对的囧途。


火车票丢了,后果有多严重?

互联网外加实名制购票时代,弄丢一张火车票后果如此之严重,在技术层面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如果非要给出一个解释,只能从管理思维上找原因,那就是铁路方面将自身管理疏漏可能造成的损失一股脑儿转嫁到乘客身上,而不是尽可能为乘客提供方便、快捷的服务。


患病父母为何要逼子女上大学

不惜以死相逼,也要孩子上学。听起来挺了不起的,为了孩子真是不惜一切代价,但细究之下,其中的生活观念,比明朝清朝还要落后。更讽刺的是,最火的一条跟帖居然是“寒门出孝子”,6万人点赞。我就想追问一下,父母危在旦夕,负债累累,孩子远走他乡去上学,何孝之有?

No comments yet, be the first!

Comments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